约铠 不知道我又在写什么了(ಥ_ಥ)

我又不要脸的写了一篇文23333
         砰!!!枪响了,守约呆呆的看着铠向后倒去,眼里充满着不可置信,手里的枪好像有千斤重,直直的砸在地上发出一声闷响,心脏好想被一座无形的大山压着,让他喘不过气来,喉咙不知为什么发不出一点声音,膝盖好像也承受不了那么大的压力直接跪在了地上,眼睛死死的盯着倒在地上的铠,手脚并用的向铠爬过去,守约轻轻的把铠抱在怀里,用手把铠脸上的脏东西抹去。周围没有任何东西,大概只有天上的一轮满月知道在这辽阔寂静的大地上有一个魔种在为他已经逝去的爱人哭泣…………
       阿铠,阿凯!!!!守约从梦中惊醒,手往旁边摸去,守约摸到的是一片冰凉,身旁的人已经不在了, 守约猛的夺门而出,连衣服和鞋子都没穿,到了食堂直接推门而入。食堂里的人都直愣愣的看着门口的守约,守约直接冲到花木兰的面前问:队长,阿铠呢,阿铠在哪?这时花木兰才反应过来守约没穿衣服和鞋子跑过来就是问这事,于是对他吼道:百里守约!,你要干嘛!,铠他不是去执行任务去了吗,都走了一天了!守约愣了一秒才反应过来喃喃自语:对啊,阿铠昨天去长城外面执行任务去了。“哥哥,你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啊?”“是啊,守约,你要是不舒服就会房里休息吧”玄策和苏烈的脸上写满了担忧,知道铠没事后守约顿时轻松了,于是对他们笑了笑说“我没事,你们吃早饭了吗?我去做早饭吧。”身后却传来了花木兰的声音“没事就好,不过你要做早饭的话是不是应该先去把衣服穿了。”这时守约才注意到自己什么都没穿就穿了一条睡觉时穿的裤衩,连鞋子都没穿,顿时面红耳赤的跑出了食堂。
        餐桌上,守约面对花木兰他们眼神,脸都快要贴到碗里了。“今天下午铠就要回来了,守约再耐心等一下啊”花木兰边说边看着守约,还对玄策和苏烈挑了挑眉毛,眼睛里全是狡黠,三个人一副看戏的样子。经过这么一出让守约忘了那个梦,同时也忘了月圆之夜对魔种的影响。
        傍晚天快黑了,铠还没有回来,守约主动请缨去找铠,花木兰同意了。守约拿着枪出发了,天已经完全的黑了,幸好今天的月亮很亮还能看得清路, 随着月亮越升越高守约感到体内有一股力量越来越强,守约的意识渐渐变得模糊,“守约?你怎么来了?”守约模糊的看到铠向他走来,当铠走到他的面前时,他彻底的失去了意识往下倒去,铠迅速的伸手把守约接住抱到了怀里。突然,守约猛的睁开眼从他怀里起来“怎么了?”铠疑惑的看着他,紧接着守约开始攻击铠。
    “队长!你有没有看到哥哥?” 玄策气喘吁吁的跑到花木兰身边看起来很着急,“你哥哥去找铠了啊,他没和你说吗?”花木兰一边帮玄策顺气一边说“今天是月圆之夜,哥哥,哥哥会发狂的!!”“什么!!玄策你怎么不早说!快!通知下去,我们要出去找他们!”“好!”花木兰看着玄策离开,心里祈求着:铠,守约你们千万不要有事啊!
        铠不知道为什么守约会攻击他,他不能伤害守约只能躲避着他的攻击。守约浑身充满了戾气,他已经不是他了现在的他不认识什么铠,只知道他现在唯一要做的事就是杀了眼前这个人,他渴望鲜血 。铠今天执行了一天的任务,已经很累了,刚才又一直在躲避守约的攻击体力已经快消耗完了,他的动作开始变得沉重。终于在守约觉得他躲不掉他的攻击时,他举起了枪。铠站在守约面前温柔的注视着他,轻轻的叫着他的名字,守约迟疑了,没有开枪,当铠以为他已经冷静下来想要慢慢接近他时,枪响了,守约看着铠微笑着慢慢倒下去时,他清醒过来了。枪从无力的手中掉落,腿也没了力气直直的跪在了地上,眼泪无声的掉落,他突然想起了昨天晚上那个一模一样的梦,他手脚并用的爬向铠。
        当花木兰她们赶到时,守约抱着铠撕心裂肺的哭。他们把铠带回了长城。准备安葬时,铠的妹妹告诉守约,她们家族的魔道可以救铠,于是,守约带着铠的骨灰踏上了寻找魔道的路。
        不知过了多久,守约终于找到了魔道,以守约成为恶魔忘记一切为条件救回了铠。从此变成恶魔的守约和被救活的铠不知所踪。
        多年后,在曙光城里出现了一个和枪说话的恶魔,他亲切的称他的枪为“阿铠”。

标题什么的我不会!!

    第一次写文,写的很垃圾,觉得不好看的话我也没有办法,有不妥的地方可以指出来,下次改正,不过也不知道有没有下次。

    魔种入侵,漫长的战斗过后,长城小分队又一次击退了魔种。守约在长城上站起来,眼睛快速的扫视着现场的每一个角落,终于在远处看到了战士的身影。守约还没来得及高兴,就坠入了极度的恐惧中。
     铠单漆跪地,手中的剑插入泥土,身上没有魔铠,周围全是魔种的尸体。以往在战争结束后,铠都会在守约找到他时对守约微笑着招手,但是现在什么都没有,有的只是令人恐惧的安静。最后守约和队友们把铠埋在了军营的空地上,结束后已经是夜晚,守约谢绝了队友的陪伴,一个人呆呆的坐在铠的坟墓前。
    深夜,守约睡着了,梦里守约醒了,看着在他旁边睡着的铠,愣了两秒,然后巨大的欣喜包围着他,原来刚刚是梦啊守约轻轻的说,铠感受到旁边的动静后睁开了眼睛,迷茫的看着守约说怎么了,守约猛的抱住铠,对着铠的嘴唇用力的吻下去,直到铠无法呼吸才放开他。刚刚才经历过巨大痛苦的守约不敢放开铠紧紧的抱着铠,好像只要他放开了铠下一秒就会消失不见一样。
    不知过了多久,天亮了,远处传来了一声鸡鸣,守约猛的惊醒,环顾四周,没有铠的身影,有的只是铠的新坟墓。守约苦笑着,眼泪不自觉的掉落下来,心里在想:原来是梦啊。那为什么要让我醒过来,不能让我一直留在梦里吗,活在这个没有铠的世界里好痛苦。在这个安静的世界里,守约痛苦的哭声成了唯一的声音。
     一早,队员们就来到了食堂等待着守约的投喂,然而却没看到守约的身影。平常守约都是起的最早的一个,等他们到时守约已经准备好了饭菜只等他们来吃了,今天他们都到了守约却不见人影而且铠那个大饭桶也没来,于是花木兰派玄策去他们房间里找他们。
    另一边,守约突然惊醒,大口大口的喘着气,铠被守约吵醒了,睡眼惺忪的看着守约,用沙哑的声音问:守约怎么了?守约楞楞的看着躺在他怀里的铠,这时玄策突然推门而入,并大声的说:哥哥,你再不起床我们就要饿死啦!!!守约和铠的视线都转向了玄策,玄策看着哥哥抱着铠,他们一起看着自己,特别是铠脖子上红色的吻痕,让玄策感到特别的尴尬,然后结结巴巴的说:哥,是…是队长,要…要我来…来叫你的,你…你再不,再不起…起床,我们就…就要饿死啦。一边说眼神还一边小心翼翼的往铠脖子上飘,铠注意到他的眼神后往被子里面缩了缩。守约注意到铠的动作,然后咳了一声对玄策说你先回去吧,我一会儿就过去。等玄策走了之后,守约看向铠,铠红着脸问干嘛,这时守约已经可以完全确定这不是梦了,他一把把铠捞起来,对着铠的嘴唇吻了下去,直到来缺氧才放开,过了一会儿,铠见守约没有要起来的意思,就对他说:你还不起来做饭?守约没有反应,只是对着他傻笑,然后铠受不了了,就一把把他踢下了床,然后说去做饭,然后守约就傻笑着到了厨房。据队员说今天守约一天都粘着铠,铠到哪里他就到哪里,而且今天的菜尤为丰盛。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这么垃圾的文还看完了,辛苦了(>^ω^<)